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河北女性白癜风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0-21 03:44:47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河北女性白癜风,滦平白癜风医院,北京好的白癜风二甲医院,东平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北京白癜风的价格,沙洋白癜风医院,滨州白癜风会传染吗

  过去在肯尼亚进行工商登记要经过15个步骤,参加学习的学员们回来后,根据中国的经验以及本地的情况进行了改革,目前工商登记步骤已经减少到了2个。

  非洲的现代化本质上是人的现代化,培养人才是支撑非洲经济起飞的重要基础,也是中国对非援助的重点领域。

  以公共服务能力领域的人力资源培训为例 ,2008年起,中国通过中国技术合作援助项目(TCAP)与肯尼亚展开合作,据统计,2008年到2015年底,肯尼亚一共有超过6000名学员参与这个项目。此外,肯尼亚政府还先后组织了3个部长团考察学习中国经验。

  在中国学习的课程内容和经验,对促进肯尼亚发展进到了哪些作用?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了肯尼亚公共服务部人力资源发展司司长Simon M.Angote.

  Simon M.Angote所在部门,其职能类似于中国的劳动人事部,重点是提供就业和公务员培训。公共服务部下设人力资源发展司,负责与中国商务部对接有关人力资源培训项目事宜。

  启动公共服务能力建设合作

  《21世纪》:请介绍下肯尼亚政府是从哪一年开始和中国政府在人力资源培训领域开展项目合作的?

  Angote:肯尼亚和中国政府在1963年就建交了,但是两国在公共服务能力建设合作方面是从2008年才开始有正式合作的。2016年7月由肯尼亚公共服务部和肯尼亚政府学院(Kenya Government College)共同完成了《与中国科技合作援助培训项目评估》报告,这份报告梳理了我们和中国合作的所有项目。

  我们还有另外一份报告,这份报告包括所有为肯尼亚提供人力资源援助的国家和项目,报告显示,在所有国家中,中国援助的项目是最多的。正是因为中国政府给予了我们很多支持,使得许多肯尼亚年轻人得以前往中国学习。

  《21世纪》:最初是从哪些项目开始合作的?

  Angote:中国是通过中国技术合作援助项目(TCAP)和肯尼亚开展合作的。主要有两种合作形式,一是1988年开始的教育奖学金项目,由中国教育部负责,资助肯尼亚学生前往中国大学深造,学习医学、法律和工程专业。二是中国2000年开始对发展中国家的技术合作援助(TCDC),是在南南合作框架下进行的。

  肯尼亚是从2000年开始正式参与技术合作援助项目,这个项目包括公共服务能力建设项目,主要是面向部级官员的。项目是从2008年开始,面向教育、文化、农业、贸易、能源、通讯、信息技术、基础设施、医疗(主要是中国具有丰富经验的疟疾控制问题)、环境(清洁水资源等)、公共管理、年轻外交官培训、经商环境等各领域。我们首批挑选了30名官员前往中国,学习中国的成功发展经验和模式。培训时间有两周、三周、一个月不等。后来,中国又推出了硕士和博士项目,入选者可以在中国大学攻读硕士和博士学位。

  前后组织3个部长团

  赴中国进修

  《21世纪》:有多少人参与了这些项目?部级和司局级官员有多少人?

  Angote:最近几年来每年大概都有1200名左右的学员参加,从2008年到2015年底,肯尼亚一共有超过6000名学员参与这些项目,包括短期和长期项目的培训。从2008年至今,一共组织过3个部长级培训团,每个团大概是25名学员,其中包括13名正副部长,另外12名是司局级官员。所以中国不仅是在帮助肯尼亚建设了很多基础设施项目,还为肯尼亚的公共服务能力建设做出了很大的贡献。中国政府为所有学员提供资助。

  《21世纪》:部长级培训团学习的课程是什么?部长团是和中国政府哪个部门合作的?

  Angote:其中一个部长团的主题是“经济与发展”,另外两个团的主题是“经济与社会可持续发展”。项目一般是由中国商务部国际商务官员研修学院(AIBO)举办,比如,如果肯尼亚农业部长希望了解有关中国农业发展的经验,一般也是通过AIBO来牵线搭桥。之后组成同一个团,团员中可能有农业部长、贸易部长、医疗部长等等,他们可以组团去中国学习并去中国农业部进行交流,或者考察相关的贸易与医疗机构等。

  《21世纪》:部长团里有哪些部长参加?

  Angote:2012年的部长团有39人参加,有高等教育部长、医疗部长、基础设施部长、贸易部长、信息部长和副部长在内的不少部级官员都参团了。

  《21世纪》:你们选择到中国学习学员的标准是什么呢?

  Angote:通常,中国政府在发出邀请时,也会列明相应的人员资质要求,比如要求是部级官员或者司局级官员等。然后我们会向各个政府部门发通知,请他们推荐相关人选。在收齐报名信息后,我们将信息提交给位于内罗毕的中国驻肯尼亚大使馆经商处,由经商处和中国相关部门决定最终人选。所以说并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参加这些项目的,必须要符合相应的条件。

  《21世纪》:部长班或者司局长班大概会在中国学习多久呢?

  Angote:部长一般学习两周。司局级是三周到四周。比如2016年第六批培训项目,除了报名资格要求外,通知里还会列明培训举办的时间、地点,具体的课程内容,甚至是当地的天气情况等。

  你看这份“经济和可持续发展规划研讨班”的通知里写明,主办方是中国发展改革委员会宏观经济研究院,工作语言是英语,面向的是英语国家经济部门的官员,研讨班规模是28人,要求学员不超过45岁、身体健康,具备良好的英语听说读写能力;也写明中国政府不会负担学员亲属的费用。同时,研讨班还将组织前往上海和杭州实地考察。

  培训,就像打开了一扇门

  《21世纪》:你有没有参加过项目的培训?

  Angote:我参加过“公共管理和行政改革培训班”,2016年9月2日到15日举行的。另外我也陪同参加过一次“经济与发展”主题的部长班。在肯尼亚很多人不了解中国进出口银行、中国路桥等国企的地位和作用。在部长班上,中国老师向我们讲解了中国进出口银行的地位与作用,就像打开了一扇门。

  我们的很多老师都在美国与英国受过教育,但是他们在讲课中是用中国的价值观来审视西方的经验,非常有自信。

  《21世纪》:其他学员也像你一样认为课程有收获吗?

  Angote:2016年7月我们召开了一次研讨会,邀请了过去5年在中国参加过培训的学员参加,中国驻肯尼亚的大使先生出席并致开幕词。举办这次研讨会的目的就是要了解中国举办的这些培训班在能力方面的提高。

  医疗部门的学员反馈称,中国在治疗和控制疟疾方面的经验对他们非常有帮助。农业部门学员表示,学到了不少中国在水稻种植方面的技术经验。因为肯尼亚恐怖分子活动也不少,我们还派过警官去中国学习公共安全方面的课程,向中国同行学习如何使用应急设备;过去一年半里,我们已经派过50名肯尼亚警官去中国学习,他们表示课程非常有意义。

  我们还有去中国学习商务贸易谈判的学员,他们也说课程很有帮助。有个项目叫商业再造(business reengineering)课程,指的是简化行政许可流程,改善投资环境。过去在肯尼亚进行工商登记要经过15个步骤,参加学习的学员们回来后,根据中国的经验以及本地的情况进行了改革,目前工商登记已经减少到了2个步骤。

  《21世纪》:学位教育项目顺利吗?

  Angote:你看这些是获得奖学金的学员名单,写明他们攻读的专业,还有具体的大学。这些大学都是中国非常好的学校,比如清华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北京师范大学、中央财经大学、中山大学等,还有浙江、上海、重庆等省市的重点院校。中国政府为入选的公共服务能力建设项目的学员支付学费。

  教育部门学员表示,在中国学习方法很容易上手,几乎所有在中国攻读硕士和博士学位的肯尼亚奖学金获得者都能够顺利拿到学位。这些学员学成归来后,中国驻肯尼亚经商处都会举行欢迎仪式,邀请公共服务部部长参加,学员也会发言。而且硕士、博士学员在回国之后,按规定也要向公共服务部汇报学习情况。其他培训班的学员回国之后,每个人都要提交总结报告,说明在中国学习的课程内容对促进肯尼亚发展的相关性,而且要写出详细计划,如何把所学的中国经验运用到工作中去。我们对部长学员还是普通学员的要求是一样的,重点是如何将中国的经验做法在肯尼亚实施。形成的定期评估报告都存放在图书馆里。

  《21世纪》:我知道中国商务部也在举办关于中国经济特区、工业园区方面的培训班,肯尼亚有没有派学员参加?

  Angote:我们有参加两个关于经济特区的培训班。还有贸易便利化、区域经济合作等相关的培训班。对这类的培训班中国政府要求的是中高层干部,不面向低级官员。

  希望安全、海洋等领域增加课程

  《21世纪》:从你的角度看,未来肯尼亚还急需哪些方面的培训?

  Angote:我们提出过相关的建议,包括增加公共政策、安全和ICT、交通和基础设施建设、整形外科和脑外科的医学学位课程等。我们希望中国方面能够提供法医学的培训班。在硕士学位方面,我们还希望能够新增工程、农业、经济管理、医学、公共政策和管理、安全等方面的奖学金;在博士学位方面,我们希望新增工程、农业、医药等方面的奖学金,这些都是中国有着丰富经验的领域。这些诉求并不是公共服务部自己想出来的,而是汇总了各个政府部门的意见形成的。目前中国政府已经开始给肯尼亚学生提供这些专业的奖学金了。

  可以说,肯尼亚在公共服务能力建设方面最大的伙伴是中国。英国、美国、日本、韩国、马来西亚和印度加起来都没有中国多。

  《21世纪》:你刚才提到,中国企业在这里也提供一些人力资源的培训,能举一些例子吗?

  Angote:中国路桥等公司为肯尼亚员工提供很多在职培训,使员工具备相应的工作技能,甚至包括培训安保人员使用警察装备等。这些都不是我们公共服务部提供的。这里最大的一个体育中心,还有一家医院都是中国建的,而且他们还培训了医务人员。这些培训都是针对特定岗位的。

  《21世纪》:从现在来看,中国所提供的培训名额能否满足肯尼亚政府官员学习的需求?你会不会建议增加名额或者增加课程?

  Angote:已经提出了建议。我们并不会建议要增加新的名额,而是提议希望在比如安全、海洋等领域增加课程。我们最想了解的就是中国怎么做到实现粮食自给自足的。也希望向中国学习如何充分利用海洋资源。中国有13亿人口而不需要到处去借粮食,肯尼亚只有4400万人口,气候也适宜,粮食尚且不能自足,所以我们非常希望学习中国的经验。但是具体还要看中国政府能安排多少资源。

  《21世纪》:中国向肯尼亚传授了粮食自给自足的经验吗?

  Angote:目前还没有,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希望举办相关的培训班。我们从中国改革的经验中学到了非常重要的一课,就是不能全盘照抄照搬别人的东西。就像中国人所说的,要摸着石头过河,改革要循序渐进。中国从1978年开始改革开放,总体来说是非常成功的,我们希望从中国的实践中获取宝贵的经验。在反腐败方面也是,中国最近几年对反腐问题非常重视,这是非常重要的,让民众相信政府是严肃对待反腐问题的。

  《21世纪》:肯尼亚政府可以和中国政府开展多方位的合作,包括邀请中国在农业、改革开放等领域的专家到肯尼亚来授课,这样就能让更多的肯尼亚官员得到培训机会。

  Angote:我们也正在与经商处沟通研究国内培训项目,请一些中国专家来肯尼亚授课,由肯尼亚方面负担机票、食宿,我们就可以让更多的相关政府部门的官员来接受培训。因为每次肯尼亚学员去中国学习的机票、食宿等成本都很高,这些钱如果拿来请专家到肯尼亚来授课,可以请更多的专家,惠及更多的学员。我们是中国老师的学生,我们不仅能从老师那里学到知识,还能分享中国的经验。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河南根治白癜风的医院